资讯动态

最新书评

行者无疆

2015-10-27

作者: 邓文国:著名诗人、作家,德阳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辅国是一个有悟性的行者。

认识辅国是因为他的姐姐辅华。那时我正编一个小报,当儿科医生的辅华为小报写了一点小文章,因而熟识。

有一天晚饭后,我在家看一个电视剧。有人敲门,进来的是辅华,后面跟着一个面黑的小伙子,她说这是她的弟弟辅国,从彭州刚调过来。当时我被电视剧吸引着,嘴里跟他姐弟俩说话,眼里还看着电视。姐弟俩告辞时我送他们到小区门口,约好再来。

过两天果然来了,是辅国一个人。他说他就在离我家很近的外贸包装厂,递过来几篇小文章,他写的啥我说的啥已记不清了。熟了以后他回忆说,那天我给了他鼓励———我说他是一个能写文章的人。

从那以后,辅国隔三差五就到我家来了,有时是晚上来,有时是星期天来,见我看书,也不打扰,在我书橱里抽一本书就开始读。读累了,我要出去散步他也跟着,一边走一边说他老家的故事。说他父亲擅长说书,在敖平镇上的茶馆,水平不亚于李伯清;说他小时候受到的偏宠———见大人喝酒也要用筷子头蘸一点,以致才几岁胸前常挂一个小酒盅……

辅国善饮,却不多喝。在我家里也是有酒小酌,无酒也罢。我们也到野外喝酒,记得有一天晚上在绵远河边,我们一边走一边闲聊,聊到兴头上了,我们一人拿一瓶啤酒咬开盖子就喝。那晚他说了很多,说了他的得意、孤独和许多无奈。当晚我们都唏嘘不已。

我觉得他把我当知己了,也就视他为一个小兄弟。有了活动通知他参加,有了吃食叫他一起分享。就连我的女儿,几天没见到他,就要问朱叔叔咋没有来呢。

不久,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尽管他一直视我为他的师父。古人说:“交友要有几分侠气,为人得存一颗素心。”为人为友,我们都有自己的原则。

我对辅国说过我属马,奔跑的命。跟属马的人走久了自然成了行者。我们一起走了彭州、阿坝及德阳的几乎所有地方。走一处我们写一处,写了互相交流切磋。后来他所在的那个外贸包装厂倒闭了,他更是一个自由人,独行侠似的满天飞。辅国从泸沽湖回来,拿来一篇写泸沽湖的文章。看完,我说:“不错,这个台阶终于走上来了!”

后来,他先后在德阳日报、德阳广播电视报和成都的一家杂志社就职,每一处都干得有声有色。

再后来,听说他又去了阿坝的若尔盖采风,回来后也不见他的踪影。过了一段时间,他说他写了一部10万字的书稿———《马背上的若尔盖》。

听书名,我就觉得很不错,有一种豪迈之气。

若尔盖我们同去过,我还被那匹枣红马美美地摔过一回。回来还想再去,却被许多混事阻隔了。辅国竟自去了,还写下了那么多的文字。

许多篇什我都非常喜欢。

他说他是骑着马走完若尔盖的,《骑马》就有了情和景的交融。读《马背上的若尔盖》后,那个马背上的行者和“每天都在马背上翻滚的人们”的影子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泪浊长河》写那个白河的故事,轻灵而美丽;《跃马巴西》,那条有着象征意义的小道,现在看起来不经意,但在1936年那段历史风云中却是惊心动魄的。经过生死考验,这条小道上终于走出来了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杰出代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文章最后一段很漂亮,由于作者的介入,诙谐而机趣,看似不经意,却有一种举重若轻的气度。

散文集最后一部分《部落蹄音》,主要写达尔吉与贡波旺姆的爱情故事以及他们建立的“岭嘎尔多?若嘎”王国,神秘而浪漫。“达尔吉忘记了饥渴和疲劳,追赶着凤凰,眼看就要追上时,却被一只俯卧着的雄狮挡住了去路。勇敢的达尔吉当然不会畏惧,迈步就想跨过去。不料那狮却渐渐地高大起来,越来越高,成了一匹横亘于他面前的高峻的山峰。凤凰的影子消失在了山的那边。达尔吉要翻过去,但他在爬,那山也在长,他始终越不过那卧狮的脊背。”这一幅流动的画面神秘、美好!

若尔盖离太阳很近,被阳光宠爱。若尔盖的人们生活虽然还比较艰苦,但是他们内心没有萎靡猥琐的阴影,像阳光一样炽热坦荡。如水般清澈的明眸里闪烁出友善,黑里透红的脸膛上绽放出纯真。这我深有体会,就连包座牧场里那个姑娘递给我马缰时的那一丝狡黠透出的都是阳光一样的洁净。

文章的写法,实在是法无定法。华山上有副对联说:“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又远,月在水面拨开水面月更深。”我想辅国可玩其中之味。

我不能说辅国的文章篇篇都好,但是我可以说辅国不断地在为我们提供观赏的文本。

辅国还爱鸟,是德阳有名的爱鸟者。古书上说:“人为灵,鸟为半灵。”鸟有美喉,发生命之声。爱鸟者,皆通天地之气,自然之妙。

这个世界越来越现实,但是这个世界的现实感和真实性却越来越少了。我们越来越难辨真假(人、事、物),极大丰富的物质里充满着假冒伪劣,我们处处感到的却是可用物质的匮乏,有时我都觉得进入真假难辨的思维盲区了。在这种混沌的情况下,许多人早已被裹入物欲的洪流中去了,辅国还沉浸在性灵的活动中———写作和爱鸟,难能可贵。

“星星落处,是你家。”是活佛说给达尔吉的谶语。我想也应该是行者的归宿。

行者无疆,辅国还在路上。我相信,他也会像达尔吉一样,在行走的过程中建立他自己的精神王国。

2011年8月